全國五一勞動獎章獲得者何小虎:為火箭發動機鉆刻“心臟”的人

2022-05-01 14:14:38 來源: 科技日報 作者: 代小佩

科技日報記者 代小佩

早上8點,何小虎走進車間,打開數控機床。在等待機床加熱的20分鐘里,他準備圖紙、刀具、量具,再擠點時間學習復雜的操作指令。機床加熱完畢,機器運轉起來,何小虎開始神情專注地打磨零部件,鉆刻出只有頭發絲粗細1/10的小孔,1個,2個,3個……

一天下來,何小虎通常能加工200多個這種精密的零部件。他說,機器運轉聲和切削鐵塊的聲音像音樂一樣動聽,數控機床是他的雙手也是他最親密的朋友,這些零部件就是他得意的作品。

何小虎是航天科技六院西安航天發動機有限公司35車間機加四組數控車工、高級技師,今年36歲,是廠里最年輕的技能導師。4月28日,何小虎被全國總工會授予“全國五一勞動獎章”。

航天科技六院西安航天發動機有限公司35車間機加四組數控車工、高級技師何小虎 (受訪者供圖)

火箭發動機是火箭的“心臟”,液體火箭發動機的渦輪泵和燃燒室被稱為“心臟中的心臟”。從業11年來,何小虎完成了以探月工程、載人航天工程為代表的各型號液體火箭發動機渦輪泵、燃燒室等關鍵精密零部件的加工任務。他的絕活是在非精密環境中實現產品精密加工,通過對機床性能熟練掌握以及工藝方法,把機床性能發揮到極限,保證零部件達到頭發絲1/10的加工精度。

此前,在長三乙火箭發動機噴注器架的生產中,需要加工幾項基本尺寸為3.5mm、公差為0.008mm的深小軸,加工難度達到車間現有設備極限,即使由經驗豐富的高級技師加工合格率也只能保證20%。何小虎“偏向虎山行”,為啃下這塊硬骨頭,他反復試驗、查資料,數月之后他提出了利用機床最理想加工時間段進行精密加工的思路,顛覆了傳統加工方法。按照他提出的方法,第一批次試加工時產品合格率達到100%。

“要相信,辦法總比困難多?!焙涡』⒄f,“創新的方法就是以問題為導向。一個工藝存在弊端,可能有很多原因組成,把問題分解成一個個的點,再逐個解決,就會出現創新成果?!?/p>

航天科技六院西安航天發動機有限公司35車間機加四組數控車工、高級技師何小虎 (受訪者供圖)

幾年前,網上流傳的一段視頻,展示了一個三層嵌套、正四面體結構“玲瓏球”,被網友稱為最牛車工的作品。何小虎很不服輸:同樣是車工,我們能不能挑戰極限做出一個最牛作品?

“航天炫”就這樣誕生了。這是一個三層嵌套、正十二面體的“玲瓏球”,由一整塊不銹鋼毛坯料一次加工成型,最薄部分只有一毫米。從創意到加工,由何小虎帶著徒弟耗時三個多月完成。不久前,他們又對“航天炫”升級,完成了十層嵌套、正十二面體的結構?!斑@個‘航天炫’不是零部件,是一個炫技的作品,體現了我國液體火箭發動機核心零部件制造的一些技術。我希望通過這樣的作品展示中國航天工匠的加工技能?!焙涡』⒄f。

在工作中,何小虎喜歡“管閑事”,發現別的技工工作環節效率低或加工方法有質量隱患,他就去鉆研怎么幫助他們改進?!俺鰡栴}的發動機一旦裝到火箭上,會影響發射任務的成敗,甚至影響宇航員的生命。絕對不允許從我們手中溜走一件瑕疵產品?!?/p>

航天科技六院西安航天發動機有限公司35車間機加四組數控車工、高級技師何小虎 (受訪者供圖)

從事航天事業是何小虎將近20年前的萌發的愿望。2003年,他在延安農村老家的電視上看到中國飛船把楊利偉送上太空的消息,對航天事業心生向往。雖然沒有如愿考上大學成為航天器設計者,但航天夢沒有熄滅。他選擇去高等職業技術學校學習數控機床,憑借實操第一名的面試成績,最終成為火箭發動機零部件制造工人。

“從打開機床那一刻起,我的心就能完全靜下來,忘記一些煩惱。能全身心投入一件事,我認為是很幸福的事?!焙涡』⒄f。

從2010年進車間到現在,何小虎加工的零部件難以計數。每一次航天器成功發射,他都無比自豪,“我很慶幸作為技能工人從事航天事業,我很幸運生在一個偉大的時代?!?/p>

責任編輯: 陳可軒
天天爽夜夜爽人人爽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